石头城的兴衰

2021-07-23 02:04

一、石头城的释义

我最早知道石头城一说是读毛泽东主席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一诗,后知晓诗中有“虎踞龙盘今胜昔”的诗句,并有注解“虎踞”就是指南京石头城雄踞。后来我知道南京的清凉山又叫石头山,简称“石城”。古代在清凉山的西侧曾有一座城堡,这城堡就叫石头城。很多文学作品中讲的“石头城”也指南京城。

南京城  高祥生摄影

二、石头城的兴起

石头城的历史可上溯至今公元前三世纪的战国中期,当时楚威王消灭越国,占领吴国后即在南京的清凉山的西侧修筑一座城邑,因城邑位于紫金山下,故名称金陵邑。继楚威王建金陵邑的公元二世纪后,相传三国时蜀国丞相诸葛亮策马经金陵,观地势后赞叹金陵城为“虎踞龙盘。此乃帝王之气”。吴国孙权大帝听取诸葛亮进谏后,决定迁都秣陵并于清凉山(石头城)修建城垣,作为抗敌之要塞。

孙吴大帝孙权像  高祥生摄影

在清凉山东侧半山坡上建有诸葛亮策马进金陵的驻马坡  高祥生摄影

石头城是南京最古老的城垣,它是利用山体和堆土作基本和内部构造,用城砖、石块作城墙的饰面材料。由东吴孙权大帝所建的石头城在地面已找不到遗迹,能见到的只是明初修建的石头城,现在兴建的石头城公园。也因现在的城墙中有一块酷似“鬼脸”的石块,民间又称它为“鬼脸城”,因鬼脸城仅在原石头城旧址稍作南迁,原石头城位置谁也说不清,故鬼脸城也叫石头城。现代考古判断:原石头城经清凉山、乌龙潭至国防园。石头城北垣长约1100米,西垣约800米,东垣约820米,南垣约450米,加在一起共3000多米,约7华里多。石头城为外部坚固,内部古代战事功能齐全的城池。

孙权建造的石头城已覆盖在高楼佇立,道路纵横的清凉山、乌龙潭、国防园地下  高祥生工作室摄影

明代在石头城的原址位置复建的城垣已沧桑无限  高祥生摄影

明代在石头城的原址位置复建的城垣和环境  高祥生摄影

明代复建的城垣中包裹着一块椭圆形、绛红色的怪石  高祥生摄影

饱经风霜的城墙与春意盎然的环境  高祥生摄影

在清凉山建造石头城,从战略上讲,面江背山,具有易守难攻的优势,(因来犯者,大都从西北面水上进入),从风水上说抱阴(江水)、守阳(山丘)必助兴旺,石头城的地理位置形成的天然港湾可容纳千艘船只停泊大型港口,在六朝时期,日本、韩国等东南亚诸国纷纷云集石头城进商贸易,最多时各国各种船只达万余艘以上,一时间,石头城内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热闹非凡。……这种景象即使是在东吴帝国消亡后的隋朝、唐初,石头城仍是南京地区的繁华中心,其景象甚至胜洛阳。

唐初以前石头城和长江水域的关系  高祥生工作室根据资料绘制

三、东吴帝国的消亡

东吴的孙权大帝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他为东吴帝国的建立和繁荣,形成蜀、吴、晋三国鼎立的局面,为长江流域的经济发展,为吴文化的繁荣和民族文化的交流等都作出过重要贡献。但孙权晚年在继位上的犹豫多疑和有失偏颇,成为东吴帝国政权的消灭的间接原因。

东吴帝国自公元222年建国至公元280年消亡共58年,孙权执政52年,称帝23年。

孙权活70岁,孙权去世后,先由幼子孙亮继位,后兄孙和称帝,再由孙权之孙、孙和长子孙皓继位。其孙皓是东吴帝国的最后一位皇帝,换一句话说就是东吴帝国就是在他执政时灭亡的。孙皓生性残暴,滥杀无辜,酷刑群臣,且酒色无度,荒诞离谱,造成群臣众叛亲离,人心向背。

公元279年,晋武帝派出水军20万,兵分三路进攻吴国。大将王濬率水军烧毁了吴国在江上拦截的铁链,然后战秭归,平建业。吴国水军见状,纷纷投降,而此时的孙皓则脱掉衣服,命人将自己反绑,再抬着棺材,牵着素马,出城投降。孙皓认怂了,彻彻底底的认怂了。孙权是一位英雄豪杰,而其孙子孙皓则是残酷的暴君,懦弱的亡国之君。

东吴灭亡后,石头城仍具有重要的军事地位,此后的石头城至少经过三次大规模的修缮,我们所见的鬼脸城为明初筑建京城清凉山时完成的。

四、石头城的衰落

石头城衰落的主要原因应是自然环境的变迁。唐朝初期长江干流日渐向西北方向迁移,北宋以后在原石头城的西北面已形成一片浅滩平地,其位置就是现在的南京河西地区。从唐朝起石头城已失去了往日面江背山,雄踞江岸,扼守城池的军事优势。直至明朝初期兴建京城,将石头城稍迁南侧,合为京城城垣,其范围北至现在的南京体育运动学校,南到清凉门城门,约为一公里左右。修建后的石头城中包裹着一块怪石。根据我们现场测绘,怪石高22米,底宽16米,怪石凸出城墙面尺寸平均为4米,这怪石因经长年风化,砾石剥落,形状嶙峋、狰狞,酷似鬼脸,表面坑坑洼洼,斑斑点点。所以在民间称此段城墙为“鬼脸城”。所以说在明代起由孙权兴建的石头城已逐步消失,而从“石头城”到“鬼脸城”称谓的变化,也表明了原石头城的衰落。

石头城与宋代以后河西地区、长江水域的关系  高祥生工作室根据资料绘制

可以推测现在的河西的楼宇、灌木位置就是古代的长江或浅滩  高祥生摄影

在鬼脸石下方有一汪“鬼脸照镜子”的水塘  高祥生摄影

在鬼脸石的下方有一汪水塘,正映照上部的“鬼脸”  高祥生摄影

五、石头城公园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南京市政府兴建了石头城公园。现在人们要看历史上的石头城也只能在公园中寻访、推测。

历史上的燕王河  高祥生摄影

石头城公园的主题是“石城怀古”,公园划分为国防春晓、石城霁雪和山居秋瞑三大景区,设21个景点。对于这些世俗的景致,我通常不感兴趣的,只是对了解石头城的原貌,对石城霁雪中“鬼脸照镜”这些景致关注。

石头城公园的城墙应是明初兴建的,城墙从南京体育运动学校到清凉门大约有1公里,城墙的平面歪歪扭扭,城墙的立面坑坑洼洼,斑斑驳驳,像人的垂暮之年的脸。城墙上时有绿色的灌木伸出,挺拔顽强的充满生命力,城墙脚下是绿色的混合草坪,春天来了,它又重新换了新的绿色。城墙、绿植、草坪似乎在进行生命的对话。

明初在鬼脸城南侧建造的清凉门  高祥生工作室摄影

城墙的表面坑坑洼洼,斑斑点点  高祥生摄影

城墙表面皱皱巴巴,城墙脚下绿草成荫  高祥生摄影

相伴古老城墙的是生机勃勃的绿植  高祥生摄影

城墙上绿荫丛生  高祥生摄影

我很想知道当初孙皓被反绑下城楼的位置,很想感受一下刘禹锡诗中“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的情景,但现在也无法找到,只能臆想着城墙上的“鬼脸”仿佛就是孙皓的写照。“鬼脸”的形象是丑陋的,怪诞的,哭丧的,倒映在水塘上的“鬼脸”更是变形的,恍惚的,破碎的。……我厌恶这张丑陋的脸。

鬼脸城的春天生意盎然  高祥生摄影

鬼脸城春天的景致  高祥生摄影

我注意到眼前的水塘和水塘边游憩的人们,水塘不大,有一千多平方,其面积与鬼脸石的尺寸匹配,水塘的岸驳很有园林的特色,塘是清澈、透明的,人们佇立岸边似乎还能看到水中的小鱼小虾连同塘底的杂物。岸边有青年情侣拍照的,有用网兜捞鱼的,也有练拳的……。

水塘边游憩的人们  高祥生摄影

水塘边游憩的人们三五成群  高祥生摄影

水塘的南边是奔向长江的秦淮河,河岸杨柳万千,河浪前呼后涌,河水缓缓而行,在岸边也能听到河水奔跑的声音,似乎在诉说着石头城的千年沧桑。

秦淮河岸春风杨柳  高祥生摄影

秦淮河水千古流长,石城雄踞山头  高祥生摄影

秦淮河水缓缓流淌,高楼佇立接踵而至  高祥生摄影

历史已进入21世纪,我佇立在石头城下,遥望河西的楼宇、道路、广场、绿植,心想倘若诸葛武侯健在,定会惊叹“虎踞龙盘今胜昔”。

石头城广厦万间  高祥生工作室摄影

澳门银银河官方手机版下载-首頁|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