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流逝夫子庙 ——我记忆中四十年前的夫子庙景区

2021-07-13 10:33

本文中所述的“岁月流逝”是指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至本世纪现在。

文中所述的“夫子庙”泛指现在的夫子庙景区,不是仅指夫子庙核心区祭祀孔子的孔庙。

八十年代初的夫子庙景区是一个旧城区,范围没有现在大,且界限不很明确,大多指北起建康路,南至大石坝街,东自秦淮河平江桥,桃叶渡,西至文德桥,乌衣巷一带,后来景区的范围逐渐扩大。

因为教学的原因,八十年代至今我去过夫子庙数十次,因此,对夫子庙的变化印象颇深。

一、贡院西街与贡院街旧貌新颜

四十多年前去夫子庙人们大多从建康路一段进入的,那时还没有典雅、端庄的夫子庙牌坊和现代、气派的状元楼酒店。贡院西街两旁大多是一、两层楼的民房,期间夹杂着少量的店铺。现在街上都是时尚的新中式风格的店铺,为了不忘贡院西街旧时的面貌,街道东侧设立了一座“老街”的牌坊。

紧邻建康路的南京夫子庙牌坊应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兴建的  高祥生摄影

毗邻建康路的状元楼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后兴建的涉外五星级酒店,在南京颇有名气  高祥生摄影

在贡院西街上的“老街”牌坊  高祥生摄影

贡院西街的南端就是贡院街,记得当时的贡院西街和贡院街上有一些老字号的饮食,记得最清楚的有奇芳阁、蒋有记、永和园、晚晴楼等。现在贡院街的尺度还是原尺度,只是街区的立面都已更新,特别是新增了“科举博物馆”。毫无疑问,贡院西街和贡院街的变化是一种进步,一种必然,但人总有怀旧的心理,我也是,特别是曾经常去的地方。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四十年前贡院西街和贡院街上的人不多,不像现在一到节假日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热闹非凡。那时的街道上人可以停下来安心的取景照相,可以在街旁坐下来画画,不担心有人撞到自己。

贡院街上的奇芳阁  高祥生工作室摄影

贡院街上的南京大排档  高祥生工作室摄影

最让我念念不忘的是贡院街的北侧有一座贡院的明远楼,绘画大师崔豫章教授用水彩画表现过它,画面上明远楼和两旁的梧桐树都弥漫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雪花飘落在画面上,浸开的水迹,使水彩画的水韵更浓。如今大师人去,旧时的明远楼已不在,留下的是大师的才情和满满的夫子庙景区旧时的记忆。

崔豫章八十年代的水彩画

估计崔教授就是从现在科举博物馆入口角度画明远楼的  高祥生摄影

我还记得贡院街上有一家叫“永和园”的饮食店,现在已搬走。永和园中最出名的是“黄桥烧饼”,这烧饼要比真正的黄桥烧饼还“脆”,还“香”,还“酥”,八、九十年代,我常专程去“永和园”为家人、邻居购买“黄桥烧饼”。“永和园”的店招是书法大师林散之先生的作品,在琳琅满目的招书作中,林先生“永和园”的书法作品一改大师清丽、飘逸的作风,而是在敦厚中显清秀,洒脱中见厚重,儒雅中有平和的气息,这店招可谓店招中的极品。

贡院街迁移至此的永和园酒楼门面,虽门面饰金色大字和精致中式的纹样,却失去贡院街上往日“永和园”质朴的魅力  高祥生摄影

二、东市、西市的轶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夫子庙及东市、西市已建成并已有现在规划的雏形。当时东市、西市的商铺大都是经销字画、珠宝、古玩的,这里“艺术品”大多是“山寨版”的,稍微“灵光”的人都不会去光顾,去光顾的人不是冤大头就是买了准备送人用的。

从贡院西街的这个巷口可以进入东、西市  高祥生摄影

记得我的一位在夫子庙经营艺术品的朋友告诉我,曾经一位艺术品掮客要向他寄售一幅著名国画大师的“公鸡”作品。我朋友瞄了那幅“公鸡”即告诉那掮客“你那幅‘公鸡’画得很好,但不值钱,因为它是赝品。”“我是大师的学生,亲眼目睹他晚年的作画习惯和状态。大师晚年患眼疾,视力模糊,不可能将“公鸡”的结构画得很准确,另外,大师晚年作画习惯用枯笔,所画出来的‘公鸡’大多是‘翻毛鸡’。”……

现在夫子庙东市与西市的商铺大多销售南京特色的工艺品,显然,山寨版的艺术品已没有市场。

现在的东市商铺  高祥生摄影

现在的西市商铺  高祥生摄影

在东市与西市交界处有一印社建筑的院落空间,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每年都有几次带一、二十个学生在这里画建筑画,教学中少数市民对学生作画好奇,常出现围观现象,这也无妨。但也遇到过捣乱的“小纰漏”,在一旁说三道四,干扰教学,极个别的甚至喜欢与女学生“多嘴”“硬搭讪”的现象,我无疑表示了不满和责备,但无济于事。于是学生中有一个练拳击的男生,就将小纰漏拉到一边说“我们到别处谈谈”。于是他们都离开了画画的圈子,去“谈谈”了,不出一刻钟,练拳击的男生精神抖擞地回来了,几个小纰漏跟在他后边,在相距十多米外叫嚷道“我叫xxx来”,练拳击的男生笑着说“你们别叫了,他是我拳击队的队友,他打不过我……”。于是一场小风浪平息了。……

我经常带学生在这个小广场写生  高祥生摄影

八十年代学生表现东市金陵印社的庭院的水彩画

这事情以后一段时间,我总喜欢将那位练拳击的学生带上去夫子庙,因为那时夫子庙景区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巡警,社会风气、社会治安没有现在好。

三、南京工学院建筑系的教师与夫子庙景区的建设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时南京工学院建筑系(现在的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在潘谷西教授的主持下,在八十年代以前还是永安商场的位置上完成了夫子庙核心区的规划设计,重新建造了敬一亭、尊经阁、明德堂、大成殿、大成门、棂星门、夫子庙广场、天下文枢坊、泮池、照壁等建筑,同时对整体环境做了整治,对学宫等建筑进行了修缮。夫子庙建筑群陈薇教授、张十庆教授等专家都参加了设计。

于此同时,王文卿教授、丁沃沃教授、叶菊华总工、崔昶高工等专家对东市、西市的建筑做了精心的修建工作,薛永骙高级结构师等做了建筑结构设计。

参加夫子庙规划和建筑设计的教授、专家还有很多,但年代已久,我记不清了。应该说这些教授、专家对夫子庙的规划设计、建筑设计功不可没,正因为有了他们的设计,打造夫子庙景区建筑和构筑物的样式,才有后期夫子庙景区建筑拓展的依据和模板。

夫子庙规划总平面抄绘  高祥生工作室

棂星门牌坊  高祥生摄影

从大成门背面观看  高祥生摄影

夫子庙内的环境  高祥生摄影

夫子庙大成殿和甬道  高祥生摄影

夫子庙学宫广场  高祥生摄影

天下文枢牌坊  高祥生摄影

从文德桥、文源桥、平江桥观看秦淮河两岸接踵相连的民居、商铺,粉墙黛瓦、棂窗暗红、山墙层层叠叠,驳岸进退有度,应是东市、西市的建筑样式的延续。北入口、西入口的牌坊,天下文枢、古秦淮的牌坊,比例恰当,尺度适宜,又似乎都出于南京工学院古建学科的教授、专家之手。

从文源桥看向河房  高祥生工作室摄影

从文源桥看向河房  高祥生工作室摄影

从文德桥看商铺  高祥生摄影

东市入口与商铺建筑  高祥生摄影

毗邻西市入口的商铺  高祥生摄影

进入夫子庙广场的古秦淮牌坊  高祥生摄影

原贡院街的商铺在减少,而在大石坝街的商铺,特别是餐饮建筑增加了。在这里有晚晴楼、天圆楼、老盛庆、金陵春、秦淮人家、咸亨酒店等大石坝街的商铺更加注重了商铺的细部装饰,大多采用回字纹、万字纹。店招一律由名家书写,店招的形式多数竖向布置……都是新中式风格。很显然大石坝街商铺的风格也延续了东市、西市的商铺风格。

大石坝街上的金陵春  高祥生摄影

大石坝街上的秦淮人家  高祥生工作室摄影

大石坝街上的商铺  高祥生工作室摄影

夫子庙的建筑设计、城市设计在不断更新、进步,但数十年前的夫子庙的城市面貌一直让我记忆犹新,就像若干年后虽然夫子庙的建筑和环境都已更新,但人们对现在的夫子庙也会记忆犹新一样,这大概就是城市文化的记忆,城市文脉的延续。

澳门银银河官方手机版下载-首頁|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