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祥生:六朝遗存 千古神韵

2021-05-26 02:47

一、南京六朝石刻遗存的记忆

我最早对六朝陵墓石刻的关注是从大学学习《中国建筑史》开始的,教材中有一幅表现辟邪的黑白照片,虽然不太清楚,但辟邪的整体形态、动势已足以让人们感受到辟邪造型的生动,工艺的精湛,昂首挺胸、威风凛凛的辟邪好像是在前进中咆哮,似乎在迎接一场新的战斗。……

数十年来这是一种抹不去的印象。近年来我做了诸多涉及南京形象、南京文化的装置设计、标识设计,脑海中总是浮现六朝石刻中辟邪、麒麟的形象,于是将它表现在书籍装帧、LOGO设计、墙面美化中,因为我觉得它们最能表现南京的历史文化,最能表现南京人的自信。

为了收集艺术创作的素材,表现南京艺术文化的创作素材,为了深切感悟六朝时期的艺术风貌,也为了圆亲眼目睹六朝石刻的真容,我与助手去了南京市栖霞区的十月村,因为十月村是南京地区至今遗存六朝时期石刻最多的地方。

萧恢墓石刻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萧谵墓辟邪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萧宏石刻公园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二、南京六朝遗存石刻的风貌

关于辟邪和麒麟的区别,我认同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刘敦桢教授在《中国古代建筑史》中的说法:“……皇帝的陵用麒麟,贵族的墓用辟邪。”同时刘教授也认为:“帝陵前的石兽无论其独角还是双角,都是指的是神鹿,故应统称为麒麟”。南京六朝石刻主要有麒麟、辟邪、天禄(辟邪的一种)和石柱、石碑等。因栖霞区和甘家巷两处帝王陵墓较少,故陵前石刻应多以辟邪为主。

栖霞区十月村和甘家巷的六朝石刻现状是:

1、梁吴平忠侯萧景墓(遗存栖霞区新合村十月村)现有辟邪一只,石柱一件。这两件雕刻是保存最完整的南朝石刻。

2、萧恢墓石刻,在甘家巷西。现存辟邪两只,东西对立,相距近20米。东边辟邪原从头至尾断成两块,且缝宽0.14米,四足及尾部均断裂。东西两辟邪均为雄兽,造型相似,体态肥硕健壮,昂首挺胸,张口吐舌,胸部凸显,鬃毛毕露,无角、颈粗,额存披须,头有鬣,翼翎五只。背部及前胸有凹沟,已漫漶,一脚前迈,长尾垂地。辟邪身体四肢的姿态似乎在前行,头部、面部的精神十足、神态似乎在呐喊,在呼啸……给人震撼的力量。

3、陈文帝陈蒨永宁陵石刻,现在栖霞街道狮子冲。在陵前二百米处有石兽两个,一为辟邪,二为麒麟,两石兽体态健硕,体长都在3米以上。石兽瞪目张口,形状凶猛,两翼微翘,身体雕饰精致的蕙草文,感觉在健硕中体现出俊美的气息。

4、梁桂阳简王萧融墓石刻

萧融石刻在炼油厂中学内,陵墓神道有大辟邪石刻两只,小辟邪石刻一只。两辟邪东西方向两两相对,均无角,颈短,仰首挺胸,颏下光洁,张口吐舌,突胸耸腰,有前行之势,体态雄浑、俊美。

5、梁临川靖惠王萧宏墓石刻

梁临川靖惠王萧宏墓前石刻在栖霞区仙林大学城路上,有一对石辟邪,一尊石碑和两尊石柱,龟趺。东辟邪剽悍凶猛,极富张力。西辟邪残缺不全,具沧桑美。两尊石柱,其中西石柱镌刻“梁故假黄钺侍中大将军扬州牧临川靖惠王之神道。”东西柱原断为数段,后修复。西石碑完好,浮雕精美,碑文漫漶,东石碑已佚,仅存龟趺半掩土中。

为了本微文观点的表述方便,我以梁临川靖惠王萧宏墓石刻为例作为简述六朝石刻的案例。

除了调研上述陵墓前石刻外,我们还调研过梁安成康王萧秀墓石刻和萧谵墓石刻。因其石刻作品的风格与已叙述的石刻情况相似,故不再赘述。

萧融墓东北辟邪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萧融墓东北辟邪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陈蒨永宁陵石刻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陈蒨永宁陵石刻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三、南京六朝石刻遗存的价值

我赞赏南唐二陵的辟邪、麒麟的石刻艺术主要有三点因素:

一是六朝石刻的造型极有力感。汉代尚武强悍的气质对六朝的艺术影响是明显的。毫无疑问艺术作品中强悍的力度感,无疑受汉代艺术雄风的影响。我比较过中国其他朝代的雕刻对于人物、动物的造型几乎不会表现出如此强烈的动势和力度,因此可以说南唐二陵石刻形态表现得力量感是空前绝后的。艺术大师刘海粟先生认为中国绘画中六法“气韵生动”应为第一法。因此缺乏力度感的艺术作品就难以谈“气韵生动”了。

陈蒨永宁陵石刻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陈蒨永宁陵石刻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二是在中国建筑史和雕塑史中经常介绍、赞美的汉代、唐代的雕刻作品,认为汉代的雕刻作品力感强,动势大。如霍去病墓前的《马踏飞燕》和表现唐代的《昭陵六骏》,无可否认我对这些作品的形式的欣赏和雕刻技术的折服。汉唐的雕刻无疑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但汉唐多数的雕刻似乎不太讲究人物、动物的三维细部表现。而六朝石刻却是有动势,有张力的同时也能说明对形体的三维结构,显然汉唐的石刻雕塑与六朝石刻相比稍逊一筹。

陈蒨永宁陵石刻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我也喜欢秦始皇陵墓中兵马俑的阵列感,喜欢南京明孝陵前石马、石兽雕刻的体量感,但兵马俑的气势是因众多兵俑的矩阵而产生,明孝陵的雕刻似乎只注重静态神情的表现,而缺乏形体结构的刻画。我看过西方的雕像,无论是古希腊、古罗马的雕像作品,还是文艺复兴时期巴洛克、洛可可风格的雕塑雕刻,件件都是对人体结构作了细致入微的三维表现……有相关东方雕刻的著作在涉及雕刻艺术时总说西方的雕刻是三维的、立体的,所以西方的雕刻主要是强调形似的,而中国的雕刻都是以神韵取胜的。但是,中国六朝的雕刻以及后来汉代的一些雕刻,却不仅仅是一种神似。中国六朝时期的石刻艺术应该是神形兼备的。

三是我认为造型艺术源于现实,但又要高于现实,雕塑中的高于现实需要对现实的形态进行提炼、美化、规律化。在这一点上六朝时期的石刻艺术全做到了。

中国六朝时期的雕刻除了有三维的表现外,还具有在写实基础上的形象夸张和图案化、陈式化的造型。我们可以看一看南京六朝石刻中的麒麟、辟邪,其昂首挺胸的姿态,其胸、其脚、其脖子都是经夸张后的,不是平常形态,但又是美的:人们可以看一看石兽伸出的舌头和睁大的眼睛,都是对正常结构形态的夸张。另外麒麟、辟邪中的毛发一卷一卷都是有规律地弯曲,这显然是有组织的、理想化的、陈式化的和浪漫式的造型。倘若再放眼看一看,其他石刻一个个都是精气神十足,件件都可以成为国际上美轮美奂的雕刻精品。这是我国雕刻艺术的瑰宝,我们应从这些艺术品中吸取、营造丰富的艺术养分,建立对本民族优秀文化的自信心,创作出具有中国精神、中国气派的雕刻作品。

萧景墓神道石柱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萧景墓石刻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萧融墓东北辟邪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萧融墓东北辟邪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萧恢墓石刻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另外,有些人总是认为中国造型艺术缺少力度的感觉,而非洲、欧洲国家的雕刻造型生动、有张力等等。但我觉得在中国六朝时期的雕刻艺术以及中国的戏剧衣饰、脸谱、道具中,其造型、其色彩、其动势哪一点都不亚于非洲和西方的造型艺术。

佇立在南京中山门入口的以六朝石刻的辟邪为原型制作的青铜雕刻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萧恢墓石刻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四、弘扬南京六朝石刻的艺术品质

一位伟人曾说过:“艺术水平的高低与生产力的发展不成正比,最优秀的雕刻,最动人的神话不是产生于生产力发达的现代社会,而是生产力低下的古希腊时代。”(大意)同样的现象也发生在生产力低下的中国六朝时期。

有人认为六朝时期的石刻与古罗马时期艺术是人类艺术创作的两个巅峰。所以我有必要让人们了解、熟悉、认同六朝石刻的文化价值、艺术价值。要让人们知道,六朝石刻它是与西方古希腊、古罗马时期最珍贵的艺术品具有同等文化价值的艺术瑰宝,是要珍爱的。我们有必要让更多的人们知道,我国的曾有过非常了不起的艺术作品,它不是现在的一些毫无文化内蕴,毫无艺术价值的糟粕艺术可以比拟的。我极力主张要大力弘扬中国优秀的民族文化,主张宣传像南京六朝时期的石刻艺术及其它优秀的民族艺术。

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曾经产生过许许多多灿烂辉煌的文化,就现在而言,在我国幅员辽阔的土地上,还有许多地方都有类似六朝石刻的珍品。仅就在南北朝时期,北至长安以南,西至四川云南,东达沿海地区都是六朝宋、齐、梁、陈的疆土,诸如云南、重庆、贵州、广西、湖北、湖南、江西、广东、江苏、安徽、浙江、福建等地,在那里同样存有大量的石刻作品。

在江苏地区,六朝石刻在南京有21处、句容有1处、丹阳有1处。在我精力充沛之时,我还会去一些地方收集这些稀有珍宝,我们每个人都应有为弘扬优秀的中华民族文化而呐喊的精神。作为炎黄子孙,应用最好的方法,将这些宝贝保护起来,让我们更好的传承优秀的中华民族文化,让世界对中国文化的水平肃然起敬。

梁临川靖惠王萧宏墓石刻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萧宏石刻公园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萧宏石刻公园    高祥生工作室摄于南京六朝石刻

澳门银银河官方手机版下载-首頁|欢迎您